谁在杀死贵人鸟?

:1 of 3

谁在杀死贵人鸟?

ECO
体育产业生态圈

商业改变体育,体育改变生活——打造中国体育商业第一入口!

又到了秋季,又是贵人鸟的多事之秋

文/ 董 武英 编辑/ 曹 焱

在今年6月14日股价崩盘以来,贵人鸟先后卖出了三年前收购还没捂热乎的子公司康湃思体育和虎扑体育,筹了将近5亿用以自救。事儿还没完,9月20日晚,贵人鸟发布公告,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公司的部分股票——10,169.20万股,即占公司股本16.18%的股份,被司法冻结。

贵人鸟表示,控股股东这部分股票被冻结,未对公司的控制权产生影响,也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


贵人鸟公告截图

但问题在于,贵人鸟集团的股票冻结,或许仅仅是一个开始。这次被冻结的股票,不只是贵人鸟集团此前质押给厦门国际信托的9700万股,还包括了贵人鸟集团目前仅剩下的469.50万股未质押股份。

贵人鸟集团所持上市公司47,911.50万股,即公司总股本76.22%,至今已经完全处于被质押或被冻结状态。

弹尽粮绝!




贵人鸟之前也是个体面人!

2014 年1月,贵人鸟在上交所成功上市,成为A股市场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运动品牌。由于A股市场估值优势和贵人鸟标的的稀缺性,加之安踏在港股市场展现出的国产运动品牌庞大成长潜力,贵人鸟刚一上市,市值就已经超越了在港股上市多年的特步和361度。

随着“46号文”的发布和2015年A股大牛市的到来,贵人鸟市值一路高升,一度突破400亿。随着股价平稳,贵人鸟的市值维持在150亿左右,稳稳压过李宁一头。

但如果从业务水平来看,贵人鸟较港股四大国产运动品牌仍有着一定差距。在2011到2013年,也即上市之前三年业绩,贵人鸟年度营收基本稳定在25亿左右,这个营收水平仅接近李宁、特步、361度同期营收的一半。



也就是说,相对弱小的贵人鸟在A股市场上获得了更大的资本支持。按照故事的正常走向,贵人鸟应当更快地解决库存危机带来的影响,并迅速布局一二线城市,走向商业巅峰。但很可惜,似乎从登陆A股市场之后,贵人鸟就染上了A股上市公司的毛病,不务正业,盲目收购。

当同行们在危机中转向门店自营模式,探索品牌多元化,谋求品牌升级,纷纷布局女性和儿童运动市场,深耕跑步市场,试水国际市场时,贵人鸟在干什么呢?它在谋求转型。在2014年年报中,贵人鸟表示,公司正在推动由“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 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战略转型。

2015年,贵人鸟投资了虎扑体育,成了虎扑第二大股东,投资4亿元与虎扑联手成立了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动域资本;以2000万欧元投资了西班牙足球经纪业务公司BOY;以近两亿元投资康湃思体育,具体投资金额与今年8月出售时完全一致。


15年6月,贵人鸟联手虎扑设立动域资本


2016年,贵人鸟与虎扑设立了第二期体育产业基金竞动域,至2017年末已实际出资2亿元;分别以3.831亿和3.825亿控股了杰之行和名鞋库;以1510.50万元投资享安保险,拟出资2.6亿联合设立安康保险;以2603.72万美元收购AND1品牌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澳门地区的授权。

2017年,贵人鸟以3.675亿收购了名鞋库剩余49%股权;通过杰之行以1.5亿认购湖北胜道体育45.45%股权;2000万欧元收购PRINCE在中国(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及韩国区域的使用权;以27亿收购威康健盛,最终失败。这一年,贵人鸟甚至想改名为“全能体育”。

在贵人鸟的这3年的产业投资中,基本没有投入低于1亿的投资。简单算来,贵人鸟在这3年的累积实际投资额已经超过了20亿,这个数字基本相当于这家上市公司自2010年以来8年的累积净利润总额。




不务正业,盲目收购

在这些产业布局中,贵人鸟显得格外激进而盲目。体育产业的发展,不是借助一纸公文就能一蹴而就的。相对而言,贵人鸟所属的运动品牌市场竞争虽然更为激烈,却更加成熟,更加具有发展潜力。


贵人鸟获得PRINCE品牌授权,却尚未实际落地


在贵人鸟的投资中,只有AND1品牌以及PRINCE品牌授权是真正围绕其核心业务作出的布局。贵人鸟曾想将上述品牌分别推入青少年市场、一二线城市,但遗憾的是,贵人鸟在花样繁多的产业投资中迷乱了双眼,至今AND1和PRINCE品牌的落地和布局尚未实现。

多元投资直接导致了贵人鸟核心业务的萎缩。在2014年,负责运营贵人鸟品牌的三大重要子公司贵人鸟(厦门)有限公司、福建省贵人鸟体育贸易有限公司和厦门贵人鸟体育营销有限公司累计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利润达2.0445亿,在2015年,这个数字增长至2.2084亿元。但是,到2016年,这3家子公司贡献的利润出现锐减,仅为1.302亿元,而2017年,这个数字再次降低至1.105亿元

而所谓的多元化也并未结出硕果。从目前的运营结果来看,这些体育产业公司仍然处于亏损状态,除杰之行和名鞋库能够贡献一定利润。但在2017年,杰之行和名鞋库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利润骤减,仅为400万左右,与之数亿的收购价形成了鲜明对比。

从资本宠儿到股价崩盘,从多元布局到主业萎靡,贵人鸟硬是将一手好牌打的稀烂。与之类似的还有A股上市公司探路者,明明是业内领先的户外品牌,又具备资本估值优势,却在收购户外旅行业务时搞“假对赌”,在中原地区投资冰雪场,投资基金连年亏损。整天哭诉户外市场不行,自身努力却极其有限。等到其他业务糜烂不堪时,才宣布回归户外主业。但在剥离这些资产之前,亏损还在持续,回归也只是口号而已。



钱来的太容易,总会让一家公司产生虚浮感。贵人鸟的市值相对很高,质押获得的资金也更多。但是,随着贵人鸟股价的崩盘,高质押率最终或许会成压死贵人鸟的最后一根稻草。目前来看,贵人鸟集团和林天福手中的股票已完全被质押或被冻结,但随后还有更多质押爆仓的股票,以及即将到期,目前已经浮亏近7成的由林天福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员工持股计划


贵人鸟面临的危机还在持续。若最终无法获得资金前来救场,上市公司贵人鸟或许将面临控制权变更的严峻形势。

对于目前的体育产业来说,如贵人鸟、探路者以及安踏、李宁等上市公司,将成为未来体育公司思考未来发展方向的最佳案例。这些或失败或成功的商业事例,将成为体育公司管理者需要用心研究的素材。

事实上,对于所有公司来说,多元化的布局只能建立在主业强悍的基础之上。至于主业不佳甚至萎缩之后的盲目多元化布局,只是溺水之后的挣扎求生。


点击下面蓝色字,获取更多资讯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点击 “阅读原文” 进入生态圈官网

相关文章
SEE ALSO

TravelSeptember 20, 2018 (Updated: September 20, 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