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主业不振又并购失败,野心撑不起的梦想就只能叫梦

:1 of 3

贵人鸟主业不振又并购失败,野心撑不起的梦想就只能叫梦

鸿辰
中国服装网

中国服装网(www.efu.com.cn),服装行业门户网站

   贵人鸟的野心不可谓不大。

来源:财经网


今年3月贵人鸟因更名乌龙事件被业绩小看了一番,近日又因价格未谈拢停止对“威尔士健身”母公司威康健身的并购


这次并购涉及金额达27亿,毕竟金额庞大,没谈拢也正常,贵人鸟即使气很粗,但财力很有可能没那么强大


贵人鸟作为国产5大体育运动品牌之一最后一个发布2017年中期报告,但并没有业绩佳报,反而主营业务不振,主品牌营收下滑: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15.79亿元,同比增长55.03%,净利润为1.30亿元,同比下降17.27%,贵人鸟品牌业务实现收入85,317.4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6.20%。

尽管贵人鸟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但净利却在持续下滑。值得注意的是,贵人鸟2017年第一季报显示主营品牌营收开始下滑:贵人鸟品牌营收约4.21亿元,同比减少19.78%。

事情是这样的:9月4号晚间,贵人鸟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项暨停牌公告,公司终止收购威康健身。终止原因在于在目前市场环境下,交易双方在交易对价和支付方式等关键条款上无法达成一致。


更名乌龙显其野心

3月19日,“贵人鸟”发布了第二届董事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公告,宣布“贵人鸟”改名“全能体育”。贵人鸟表示,变更名称是为适应公司战略转型的需要。公告称,单一品牌运营的“贵人鸟”名称不再符合公司全能性体育产业战略布局规划。

在此之前不到一周的3月13日,贵人鸟刚刚宣布要以27亿元收购高端健身品牌威康健身全部股权。大家都以为,这是贵人鸟为了突破主营业务困境而采取的标志性动作。“全能体育”,其野心可见一斑。

一天后,3月20日晚上9点,贵人鸟又发布公告:名字不改了!说明贵人鸟思考并不成熟就轻易做决策做事情

一并购就停不下来

转型是因为遭遇了业绩危机李宁、安踏等品牌的日子也不好过。但与李宁、安踏等选择的多品牌运动用品路线不同,贵人鸟选择的则是相关多元化跨界扩张。

2015年1月,贵人鸟2.4亿元人民币曲线入股虎扑体育,当年7月双方联合景林投资成立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竞动域(以下统称为“动域资本”),总规模20亿元,首期10亿元。截至2016年年底,贵人鸟作为动域资本的唯一有限合伙人,已累计出资6.3亿元。

2015年7月,贵人鸟集团通过子公司贵人鸟(香港)有限公司以2000万欧元对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S.A.(以下简称“BOY”)进行了投资,持有BOY30.77%的股权,成为最大股东,开始涉足体育经纪。

2015年11月,贵人鸟以1.3亿元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虎扑等共同成立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湃思”),康湃思成立至今已在全国多个高校成功举办了校园体育赛事。

2016年4月,贵人鸟开始进入体育保险领域,与厦门融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了享安保险,享安保险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亿元,其中贵人鸟出资6500万元。后出于多方考虑,于2017年1月注销。

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湖北杰之行,持有杰之行50.01%的股权。杰之行通过线下渠道授权代理多个著名体育用品品牌,在鄂湘皖赣等地拥有260余家零售终端。

2016年8月,贵人鸟又宣布出资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持有名鞋库51%的股权。

2016年7月,贵人鸟出资1亿元对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贵人鸟持有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45%的股权,布局移动互联网体育游戏。2016年12月,由于投资不如预期,贵人鸟以1亿元将股权转让。

2016年10月,贵人鸟以2600多万美元(分多期支付)与The Basketball Marketing Company, Inc.及Sequential Brands Group, Inc.(上述两家公司以下简称“AND1公司”)签署授权协议,获得AND1品牌30年的授权许可(到2047年6月止),AND1公司独家授权其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及澳门地区制造、分销、推广商标授权产品。

2016年12月,贵人鸟再次尝试进入体育保险领域,拟与新疆广汇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红豆集团等7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安康保险。其中,贵人鸟拟出资2.6亿元,占安康保险股本总额的13%。

2017年3月12日,贵人鸟发布公告,拟收购威康健身100%股权,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初步确定为27亿元。9月4日公告显示该交易失败。

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2015年至今一年多时间,贵人鸟共进行了十次资本运作,分别涉足互联网+体育、体育经纪、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

本来只是做运动鞋的,转眼变身体育产业的“九头鸟”,贵人鸟的野心不可谓不大,怪不得一时冲动,想换个“全能体育”这么霸气侧漏的名字。但是,从一系列的投资看,却给人一种四面出击的盲目感。事实上,上面的大举扩张对贵人鸟主业并没有多大帮助,甚至有拖后腿的危险。

主业长期不振又并购失败

不久之前的8月29日,贵人鸟发布了2017年上半年年报。数据显示,贵人鸟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5.79亿元,同比增长55.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99亿元,同比下滑17.26%。

营收大幅增长,净利润却继续下滑,出现剪刀差并非好兆头。

其实,自2012年之后,贵人鸟的业绩就一直处在下滑之中,5年间贵人鸟的扣非净利润从2012年5.05亿元下降至2016年的2.56亿元,降幅近半。

半年报显示,目前贵人鸟的业务主要依靠贵人鸟品牌、杰之行、名鞋库三者展开。贵人鸟主要经营旗下“贵人鸟”这一单一品牌,杰之行、名鞋库则代理销售耐克、阿迪、New Balance等多品牌体育运动产品。在销售模式方面,三者也有很大差别,贵人鸟主要依靠经销商代理销售,杰之行侧重于线下直营,名鞋库则全部于线上销售。

贵人鸟上半年的营收能够上涨55%,依靠的还是其近年来的资本收购,而其贵人鸟品牌的业务,在2017年上半年仅实现收入85317.4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6.20%。目前,贵人鸟品牌仍处于“关门闭店”的进程中。上半年贵人鸟关闭零售终端326家,贵人鸟加盟代理总店数量为3997,数量已是近三年来新低。

而对于已经收购的名鞋库、杰之行与BOY,虽然提升了公司的营业收入,但隐忧也不小。首先就是提高了公司债务。贵人鸟收购杰之行合计花费3.83亿元,其中1.8亿元来自于公司向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的贷款,该笔借款期限为3年。贵人鸟收购名鞋库股权花费3.8亿元,其中的2.3亿元来自于向民生银行(600016,股吧)的贷款,该笔贷款期限同样为3年。而在2017年5月,贵人鸟为收购名鞋库少数权益股东股权,再向民生银行贷款2.2亿元。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贵人鸟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62.37%,同比增加1.75个百分点。而对日渐薄弱的净利润来说,这其中产生的财务费用也不容忽视,比如上半年的财务费用就高达11145.46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8.45%,增加五千多万,占了近一半的半年净利润。

前面我们已经提到,贵人鸟这一年多来投资的公司实在不少,但除了名鞋库、杰之行与BOY这三家已并表企业,其它的公司在半年报里踪迹全无。比如贵人鸟曾在去年拿下“AND1”30年的授权许可,单在上半年便为其砸下超过1亿元的管理费用,但AND1目前到底是什么营业状况,半年报中销声匿迹。再比如设立于2015年12月的厦门市动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目前却还没有财务数据。设立于2016年9月的厦门市恩万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比前者晚了大半年的时间,却已经有了财务数据,但2017年上半年年实现收入为0元。

除此之外,“闪婚闪离”也是贵人鸟投资的一大特点。2016年7月,贵人鸟高调宣布出资1亿元增资星友科技,仅仅半年之后,便因为星友科技业绩欠佳宣布退出。2016年4月,为了进军体育保险也,贵人鸟成立享安保险,但到了今年年初,这家成立仅8个月保险公司便被注销了。

可见,贵人鸟改名字玩“一日游”,投资并购却喜欢玩“一年游”。而如此反复折腾的结果,就是管理费用猛增,2017年上半年达到了10341万,猛增41%。这同样也是其报告期内净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

2017年,贵人鸟计划实现营业收入33.80亿元,同比增长48.31%,总成本费用28.30亿元,预计贵人鸟终端门店调整300-400家,杰之行终端门店增加约90家,名鞋库实现收入约4.8亿元。

“体育全产业链”这个梦想很好,主业长期不振,加之并购失败,贵人鸟的梦想实现似乎困难重重



相关文章
SEE ALSO

TravelSeptember 20, 2018 (Updated: September 20, 2018 )